代表自由社区

有很多的软件值得被信任: 真正重要的是通过它您能获得的自由。您是否能从中学习?您是否能在它上面继续构建?您是否能分发它?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自由软件”

我想出了新的词语、短语和类比,人们却意译我说过的话,通过谈论我做过的事情来赚钱。

如果我尝试捍卫我所说和所写的这些合法权利——像这些拥有所有权的软件公司一样,那么整个言论、文学和媒体产业都会遭到诉讼,并且交易的成本将会令人望而却步。

Don Marti, 2005年的访谈

并不是疯狂的概念

对于很多的用户来说这种软件的自由可能听起来很奇特——微软的任何一个产品都不曾有过这种自由。我们的社区正在为这种自由做着很多的事情,比如说:

  • 没有人会阻止您修改他菜谱,并对其进行派生。根据法律规定产品的配料被列在商品标签上,餐饮行业却也能蓬勃发展。
  • 一个公平的法庭体系会允许任何人通读所有听审和论据,而不仅仅是结果(最后的审议结果),而且这个过程是完全开放的。

自由软件不仅在“言论”上是自由的,还在“市场”上拥有自由——这些在自由的社会上都是必须的。不服气?让我们再看看专有软件吧。

私有软件错了

专有软件的限制超越了安全问题(浏览我们关于源代码问题的文章):今天专有软件对文化与信息自由传播的干扰,主要采用下列两种技术:

数字限制管理 1 (DRM)

DRM 1 的主要想法是限制对文件的访问。比如用户在 iTunes 上购买音乐时便会发现他们只能在自己的播放器上播放这些音乐。通过这种手段,音乐公司成功地打击了版权侵害,但同时也严重损害了用户访问文件的权利。

DRM 是对内容的控制

除了对用户控制文件的权利的侵害,DRM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信息与文化的传播的危害却是不可估量的。

  • 想象您购买了这样一本书,当您阅读一遍之后他会自动把每页粘在一起防止您把它和其他人分享。
  • 想象这样的一份文档,当您想要把它带出您的房间时它会自动销毁自己。
  • 想象这样一台电话机,只有当您呼叫同样牌子电话的人时才能工作。

听起来很疯狂吧?这就是可信计算(TC)。

可信计算(TC)

可信计算(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奸诈的计算")就是一台只能运行“可信”软件的计算机。其目的是为了防止滋扰(如病毒和恶意软件)和版权侵犯(拷贝有版权的软件)。

可信计算控制着我们的计算机!

可信计算带来的最严重的问题是,您不能决定什么是可信的而什么不是。您的计算机可能会拒绝运行没有受到软件厂商认证的程序——这可能是一个让您把文档带出办公室,或是播放您邻居的DVD,或者让您给并不使用同一软件的人发送信息的软件。

这所有的可能性使得公司(比如专有软件和音像公司)能够限制您的计算机。租到一个只能播放两次的DVD,购买到只能在九月听的音乐,或者只能阅读而不能保存的信息成为了现实。就在突然之间,信任计算和DRM开启了通过内容远程控制的时代。

可信计算事实上允许了发行商编写自己的版权法律。

更广的影响

文化产品现在集成了“三重保护”,不止被版权和法规保护,还有许多的合同和许可证使得用户放弃所剩无几的权利。

越来越多的版权被最终用户点击通过的数字内容许可证取代,发行商使用合同法建立了原来版权法拒绝给予的绝对财产权利。

Rosemary Bechler, Unbounded Freedom

计算再也不只是数字计算了。我们使用软件来交流:分享信息、想法和文化。软件在电话、汽车、多媒体播放器和电视中随处可见,并管理着我们身边的几乎每一个崭新的设备。

软件逐渐被用于强制实行规则。规则可以、也可以不是法律,可以、也可以不公平。如果一个软件不自由,那么用户就永远也没有改变这些规则的余地。

想想未来,文化和信息不再仅仅是商品(它们现在是,这很好),而成为了一种耗材。可信计算和DRM为这样的社会铺平了一条道路。

代码就是力量。许多今天的工作文档是在专有软件中完成的,它们被写于、编码于秘密的算法中。明天的书籍、摄影作品、电影、随笔、动画、音乐甚至新闻会有什么?像Windows这样的专有软件没有任何透明,一个自由的文明和自由的社会不会产生出如此的作品。

我们可以建议您拥抱 GNU/Linux 吗?

  1. ^ 注意:DRM是“数字版权管理(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的简称。尽管它确实有做一些关于版权的事情,不过“数字限制管理(Digital Restrictions Management)是一个更恰切的名称。

继续阅读

阅读的权力

您没有完全读过您的许可证吗?让我们来帮你完成这项工作吧。

DRM 谬论

一个由 Tim Jackson 创作的关于DRM的,写得很好的文章,我们这篇文章就是基于它创作的。

自由的知识需要自由软件和自由的文件格式

这篇引人入胜的文章出自Wikipedia的联合创始人Jimmy Wales。

可信计算

由 Benjamin Stephan 和 Lutz Vogel 创作的简短的视频。一个清晰活泼的,令人信服的论据。

为什么软件不应该被占有

一段 Richard Stallman 为自由软件运动创作的纲领性文本。它阐明了关于抵制的共识,并解释了自由软件运动的重要思想。

人们对自由软件有哪些误解

这个网站上更多关于自由软件的内容。